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2020-02-13 17:24:16|来源:乐居买房
摘要| “我所在的小区彻底裸奔”。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文/崔璇

  在封城18日后,2月10日24时,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连发11号、12号通告,在第12号通告上明确表示,即日起!武汉所有小区全面实施封闭式管理,往来人员严格检查!对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或疑似患者所在楼栋单元必须严格进行封控管理!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封城后的19天,武汉终于宣布进入封闭式管理。

  在政府下达全市封闭式管理后,物业却告知需要社区盖章后通知才能实行,而社区在12号通告发布后的15小时,姗姗来迟向业主群告知:通行证还在制作印刷中,小区的封闭式管理将在2天后开始执行。

  我所在的小区,位于武昌内环,整个小区35万方,16栋板式楼,共3100户。而年前,由于物业领导错误判断武汉疫情的形势,仅留下4个物业工作人员,以及4名保安、清洁工。

  在封城后的20天里,我的心情犹如云霄飞车,跌宕起伏。

  社区不理物业作秀 大条“业主”搞团购

  1月23日,武汉正式宣布封城。

  我所在的小区仍旧放养式管理,没有物资是物业面临的最大问题、保洁员不戴口罩工作,连花园内遛弯的老人也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峻,仍旧不戴口罩,面对邻居善意的提醒嗤之以鼻。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看到其他城市晒出封闭式管理,物业送菜、社区上门检查,我们只能表示羡慕,而物业则表示:我们只有4个人,1个人需要盯梢保洁打扫、1个需要在办公室接电话、1个配合社区做服务、剩下1个负责随机处理事情。物业无法分身处理任何其他的事情。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图片里是唯一一次看到社区工作人员上门慰问孤寡老人,外加拍照一共4人。据物业反馈,其余时间这些工作是有物业独立完成。

  1月28日,物业宣布为了方便对进出人员管理,快递、外卖一律不得进入小区内,小区仅留下2个出入口及1个停车场出入口。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因为社区和物业没有告知本小区疫情发展状况,一直表示:本小区目前无确诊患者。所有居民安心的在小区群内开心的自发团购蔬菜、水果、肉类等生活必需品,并自发找来了盒马生鲜配送。

  但团购菜品仍然是需要物业来接收,于是我所在楼栋的楼管成了这个负责接收的人。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直至2月5日,小区内出现了几名身着防护服的人员引起了邻居的关注,面对质问社区毫不松口,仍旧表示:没有收到通知,目前已知情况是本小区无感染人员。

  而我,作为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主力人员,每隔2天下楼买菜倒垃圾,虽然对病毒心存敬畏,但仍旧自持“本小区无确诊案例,较为安全”的心态。

  突如其来的疫情通告让小区直接“裸奔”

  直至2月7日,社区公布的一纸本小区确诊情况通告打破了这份宁静。小区内有15例确诊患新型肺炎。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至此,小区邻居终于了解疫情的严重性,并且认识到它就发生在自己身边,面对业主的质,疑社区工作人员选择退群(微信群),不在回答业主的任何质问。面对业主提出全小区消毒,物业告知,我们仅有4个人,无法配合如此庞大的工作量。

  3100户的小区,处于无人管理,无人回应的地步。最终业主决定自发筹钱请专业消毒公司在全小区进行全面消毒。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此时外出买菜已成奢侈,业主自发开始执行北欧式排队。

  而小区物业保安,或许出于对疫情的恐惧,已经不再对进出的业主一对一测量体温。

  但社区突如其来的公告,让我们清除认知小区整体消毒刻不容缓,社区工作人推辞没有N95口罩,无法协调上级对确诊病患进行一对一消杀。

  在志愿者自发对各楼栋发起众筹通知时,社区再次发出了本小区疫情通告,确诊人数仍然是15人,但与第一次公布的出入较大,原本确诊的3栋变为疑似,我所在的11栋有1人在3天时间内跳过发热、CT检查、核酸测试直接变为确诊。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面对诸多疑问,社区避而不答。

  此时,小区发起的众筹金额已达61000元。足够小区整个楼栋+地下停车场整体消杀,以及后期维护3次。

  在这样关键的时刻,物业站出来表示:愿意配合接纳专业公司进场消毒。希望众筹全小区消毒后剩余款项能给物业购买一些消毒物品和防护服。

  然而直至发稿日,我们仍未能与专业公司签订合同展开消毒。因为专业的消毒公司需要公对公,因此需要有物业或业主委员会出面,但业委会主任在外地,无法签订合同盖章,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而物业哭诉:手里仅有项目章,不具备法律效应。物业公司日常采购消毒物品也是自己垫款,公司休假无法进行财务审批,前期购买消毒物资和防护服已经垫款近2万元。

  业委会书记表示,我从未参与此事,不了解整个事情经过,无法盖章承担后果。

  就这样3天时间里,发起的筹款、找专业公司、鉴别资质、审批合同、对账……在业委会不拒绝、不回应、不负责的情况下几近夭折。

  面对疫情下,2月10日凌晨,武汉防疫指挥部通知全小区即日起进入封闭式管理,我们更陷入了社区不理,物业管不了的双尴尬阶段,经过近3周管理,物业公司的楼管几近崩溃,需要群内党员安抚业主情绪。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几经逼问中,物业楼管终于告知小区将在3日后进入封闭式管理,因为通知来的太突然,社区还未印刷出居民出入卡。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社区工作人员仅出来回复了一句:大家在家耐心等待便再也没有回应了,所有的通知均有群内业主自发转告。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特写 | 武汉封社区之后

  小区的封闭式管理在第一天便陷入了无人管理境地,放任业主自发自觉。

  疫情是一面照妖镜,让我们看到了好的一面,也有不如意的一面,我所在的小区近10000居民不敢对物业加以苛责,因为害怕过于严厉吓跑了仅剩的物业及保洁员。

  社区工作人员,仅仅只出现在照片中,在面对业主的责问,只能露出“我是女士”的哭腔,告知:我只是小女孩,我没有N95口罩,我父母每天哭喊着不让我上班。

  然而他们却忘了自己也是一名党员,其实在封城后的1月26日,习总书记便提出:湖北全省必须给予:一级响应,全省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社区机关党员需无条件为群众护航,此时无分男女,无分年龄。

  或许我也该庆幸,虽然做的不好,但至少垃圾仍有人清理,而此时多少小区的物业因为害怕而逃跑,整个小区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

  (文章内容为匿名采访对象自述,为方便叙述采用了第一人称)

热门导购

热门评测

参与讨论 677 我要评论

加入城市买房砍价群,实时讨论购房热点话题!
暂无评论, 您可以发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