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8日上午,位于阳逻的格林美(武汉)城市矿产循环产业园内,记者再次见到王翠华。今年41岁的王翠华2009年入职格林美,在格林美武汉电子废弃物循环产业园拆解车间,从事拆解电视机的工作。

  5年过去了,王翠华对见到总书记的那一刻仍记忆犹新,“总书记问了很多普通职工的发展需求和福利待遇问题,这些话让我们无比温暖。”由于工作突出,2016年,王翠华提拔为车间主任。

  最近成长为河南沐桐环保产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张世庆,当年也聆听过总书记一番温暖的话。那时只有23岁的张世庆还是一名实习生,总书记留下的每一个字至今仍定格在脑海。

  带着记者参观格林美(武汉)城市矿产循环产业园拆解车间,张世庆满脸自豪:“你看,这些废旧电冰箱进入分拣生产线后,不到一分钟,就变成铜、铁、铝和塑料。”

  从回收处理小小废旧电池到循环再造动力电池材料,格林美用5年时间完成转型升级。“总书记嘱托‘把垃圾资源化,化腐朽为神奇’,这是我们前行路上永远的东风、永恒的激情、永久的动力。”深圳格林美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许开华说,谋求绿色发展,就要打破惯性思维,用“环境友好”与“资源节约”两把尺子重新丈量曾经的观念和行为。

  5年来,“企业不消灭污染,污染就要消灭企业”,这成为越来越多武汉企业的共识,武汉着力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产业结构和生产方式。

  大大的曝气池内,数条粗管张开大口、吐着氧气,能够“吃掉”污染物的微生物正在这里耗氧反应,几分钟后,源源不断的清水从曝气池中流出……这是记者在百威啤酒厂看到的工业废水处理过程。

  黑黑的工业废水经深度处理后,变清变净,不再直接排入市政管网,而是再回到园区用于灌溉、道路清洁。“让污水变成活水。”百威啤酒厂相关负责人说,让产业变“绿色”,让“绿色”变产业,是绿色发展的关键所在。

  5年来,武汉政策创新,先行先试:在全国率先建立了节能减排目标责任制和监督考核指标体系,支持企业进行节能改造,加大差别电价、峰谷电价、惩罚性电价实施范围和力度;推行居民用电、用水阶梯价格,形成有利于节约能源资源的价格机制。

  循环经济由点及面:污水处理厂深度处理达标后的中水可以用于清扫、绿化;市政污泥可以养花;建筑垃圾处理后可形成新的建设资源;餐厨等有机垃圾厌氧发酵产生的沼气可以进入焚烧炉发电……

  去年9月,市发改委发布一组数据:三年来,武汉市循环经济发展引导资金每年平均安排约700万元补贴资金,鼓励企业使用“废渣”工业副产石膏。3年时间,我市在“废渣”工业副产品石膏中掏出约50亿元、利润约3亿元,政府以较少的资金扶持,取得了明显的社会和生态环境效益。

  几年前,华中农业大学博士吴定心和她的师弟师妹,一起筹资创办了武汉水之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如今,武汉天马微电子有限公司、新疆奎屯锦疆化工有限公司等全国20家单位已与其签订战略合作,用该公司研发的菌种处理工业污水。

  “排的污水越多交税越多,新税法鼓励企业投资污水治理,排得少交得也少。”今年,我国首部环境保护税法出台。吴定心定下新目标:业绩增长3倍,产值破千万。